四川新闻网 - 主流媒体 四川门户欢迎您!
当前位置: 首页 > 财经资讯 > 债务危机阴魂不散阿根廷比索在哭泣
债务危机阴魂不散阿根廷比索在哭泣
四川新闻网 - 主流媒体 四川门户  发布时间: 2020-03-26 10:34

  在全球降息潮以及全球贸易争端的影响下,2019年整体市场处于动荡之中,新兴市场由于经济发展速度快、市场潜力大一直受到投资者们的关注,由于经历了“不友好”的2018,该市场资产价格较低也吸引了全球资本的跃跃欲试。

  根据IMF预测,2019年新兴市场经济增速将跌至2009年以来最低位,均值回归的历史逻辑点燃了市场对其触底反弹的憧憬。

  摩根士丹利在年初的展望中预计,2019年出现拐点,新兴市场表现将超过成熟市场。高盛也在报告中表示赞同,该行认为新兴市场股债汇三市将迎来温和反弹,预计投资回报率最大可达12%,本币债券投资回报率最大可达10%,新兴市场货币将出现2%左右的升值。

  2019年新兴市场上演了哪些“悲喜剧”?2020年又会面临哪些挑战和机遇?本文将进行回顾和总结。

  亚投行在2019年初的一份报告中写道,许多新兴市场体将在2019年举行全国大选,将促使投资者处于采取“观望”的态度。而阿根廷正是亚投行在报告中所说的新兴经济体。还未走出2018年的创伤,在时隔一年后,总统选举再次引爆了阿根廷金融市场。

  8月12日的阿根廷总统初选结果出炉,时任总统马克里在支持率上大幅落后于代表左翼民粹主义的反对派候选人费尔南德斯15个百分点,消息一出,阿根廷股债汇随即遭遇“三杀”。

  阿根廷比索兑美元在当天一度暴跌超过30%,今年以来累计贬值超过37%,阿根廷Merval股指跌幅达38.94%,在8月份累计跌幅42.56%。与此同时,由于阿根廷曾有债务违约的前科,惠誉、标准普尔两家国际信用评级机构在8月16日分别下调阿根廷的主权债务评级,惠誉将阿根廷评级从B下调两档至CCC,标普从B下调一档至B-,以反映阿根廷当局可能存在债务违约现象。

  中国社会科学院拉丁美洲研究所经济研究室主任岳云霞在接受《第一财经》采访时认为,本次阿根廷的经济危机与前几次非常相似,都是清偿力的问题,根本上要靠阿根廷经济恢复增长、提高偿付能力来解决。

  除了市场出于金融政策不确定的恐慌外,阿根廷接二连三发生债务危机的原因恐怕还在深层。得益于得天独厚的自然条件,阿根廷经济主要以单一的农业为主,国内对发展工业并不积极,气候条件不稳定性对农业收成影响显著,因此经济也易受到外部环境的冲击。

  值得关注的是,阿根廷政党将高福利作为取悦选民的选举手段之一,这也加剧了阿根廷财政负担。在2008年-2018年,阿根廷财政支出每年增长至少20%以上,财政收入增速远远赶不上财政支出增速,导致该国财政赤字逐年扩大。

  今年以来阿根廷比索累计贬值接近60%,阿根廷Merval股指在经历了8月的暴跌后逐渐收复失地,表现还算差强人意,年内累计上涨了11.60%。但阿根廷的经济状况仍然十分糟糕的。2019年以来,阿根廷通货膨胀率长期处于50%以上,失业率已经连续两个季度超过10%。时任反对派候选人费尔南德斯在此前竞选中称,当选后将加强对经济的管制并且将重新与IMF就救助条件进行谈判,以缓解投资者的担忧。

  国际治理创新中心高级研究员托雷斯认为,债务危机令投资者情绪异常不安。“如果阿根廷在2020年后无法清偿所有债权人,拥有优先债权人地位的IMF将首先得到偿付,而私人投资者可能会重组债权,从而亏损。”

  惠誉将阿根廷2020年经济增速预期从2.2%下调至0.5%,以显示2020年的政策不确定性存在显著的负面传递效应。

  截至发稿,费尔南德斯已经举行总统就职仪式并开始组建内阁。接过前任留下的烫手山芋,他能带领阿根廷摆脱严重的债务危机吗?

  在10月14日,土耳其复制熟悉的剧情再次上演了一出股债汇“三杀”。美国总统特朗普在当地时间14日签署了制裁土耳其的行政命令,以反击土耳其对叙利亚采取军事行动。在声明中,他表示将把对土耳其的钢铁关税提高到50%(即5月份下调关税前的水平),除此之外美国还终止了与土耳其价值1000亿美元贸易协定的谈判。

  在制裁发出后,美元兑土耳其里拉短线%,创下四个月以来的新高,今年以来累计涨幅9.76%,土耳其伊斯坦堡100指数下跌了5.10%,同时土耳其10年期国债收益率飙升了5.64%。

  抛开美国制裁等外部影响,土耳其股债汇频频拉响的“警报”的原因还在于自身深层次的问题。FXTM富拓中国市场分析师刘敏认为:土耳其经济发展主要靠投资拉动,例如基建与房地产。随着热钱的涌入,土耳其债务压力不断累积、货币存在泡沫化风险、通胀随时也面临风险,加上制度和产业结构根基不稳,使得土耳其经济相对脆弱。

  根据公开数据显示,2018年土耳其贸易逆差高达550亿美元,占其当年GDP的7.2%。另一方面,土耳其2018年三季度末的外债接近4500亿美元,是该国外汇储备的8倍以上,外汇储备远远不足以偿还外债,只能依靠连年的财政赤字在苦苦支撑。

  为了重振陷入衰弱的经济,土耳其总统埃尔多安多次批评央行维持高利率,时任土耳其央行行长切廷卡亚在拒绝降息后遭到免职。在7月份更换新央行行长后,土耳其开启了“大水漫灌”,此后该国利率从24%一路下调至12%,累计下调1200个基点。埃尔多安曾表示,“我们将在2020年把利率降低到个位数。”

  在央行实现宽松的货币政策后,该国经济逐步呈现复苏的迹象。根据土耳其统计局最新数据显示,土耳其GDP增速在前两个季度出现负增长,但在第三季度录得0.9%的正增长。埃尔多安政府将今年的经济增长预期下调至0.5%,但将2020-2022年的经济增长目标大幅上调至5%。

  土耳其Macroview Consulting首席经济学家Inanc Sozer表示,鉴于风险因素影响,他认为今年零经济增长是“成功”的。他同时表示,如果明年风险因素升温,土耳其将面临经济收缩,幅度可能将达到5%。

  在连续降息的冲击下,土耳其里拉兑美元今年以来累计下跌8.5%。投资者们担忧,里拉将在今年最后一个月成为今年新兴市场表现最差的货币。与之相对应的,土耳其伊斯坦堡100指数今年以来累计涨幅21.50%,在最近的11月上涨了8.57%。

  作为2019年亚洲表现最好的货币以及新兴市场最亮眼的货币之一,泰铢兑美元已经上涨了7.23%,但强势的泰铢并未给该国经济带来多少好处。

  泰国经济是典型的出口导向性经济,出口占据GDP比重高达约70%,泰铢升值导致该国商品在海外市场变得昂贵,打击了泰国出口和旅游业的发展。据泰国旅游和体育部网站显示,今年上半年到泰国旅游的中国游客同比下降4.73%至565.04万人次,此外根据泰国财政部数据显示,2019年上半年泰国出口同比下降2.9%。

  中国银行国际金融研究所研究员王有鑫认为,泰铢上涨跟泰国自身的经济基本面相关。2014以来,泰国整体经济增速逐年递增,此外该国进出口呈现出逆差转为顺差的态势,无论从经济增速还是国际收支来看,都有利于支撑泰铢走强。

  除此之外,泰国宽松的资本管控政策使得大量“热钱”流入本国,也是泰铢出现如此大的升值幅度的主要原因之一。

  面对强势泰铢对本国经济的冲击,此前因担忧金融稳定风险以及家庭债务高企而对降息不“感冒”的泰国央行也迈出了重要一步。

  在8月7日,泰国央行出于市场意外的宣布将基准利率下调25个基点至1.50%,这是其时隔四年多以来的首次降息,由此开启了该国的降息周期。在随后的11月6日,泰国央行再次降息25个基点至1.25%,以提振疲软的经济。王有鑫表示,泰国央行采取降息的举措,一方面是与国际宽松周期相适应,另一方面是为了刺激国内出口,促使泰铢在一定程度上回调。

  除了降息之外,泰国政府还对国际“热钱”进行限制。从7月22日起,非居民泰铢账户(NRBA)和非居民泰铢证券账户(NRBS)的未结算余额上限从每户3亿泰铢(约合972万美元)降至2亿泰铢(约合648万美元);与此同时,泰国央行还要求所有非居民持有的泰国债券均应申报最终受益人姓名。分析人士认为,泰国央行此举无疑是通过限制海外机构证券投资规模,以及加强海外机构头寸穿透式监管,对热钱大举进出泰国形成“威慑”。

  根据官方数据显示,泰国GDP增速2019年前三季度下滑至2.5%,环比下降1.8个百分点,第三季度GDP增速为2.4%,环比下降2.5个百分点,泰国国家经济与社会发展委员会预测,2019年全年GDP增速为2.6%,将是五年来最慢的增长速度。

  王有鑫表示,目前主要发达经济体和新兴经济体都在放缓,在这种情况下,泰国政府刺激经济的效果不会太明显,只能说尽量改善当前形势,很难有大的起色。

  高盛全球外汇和新兴市场策略联席主管Zach Pandl预测,由于太过持续的经营账户盈余,2020年泰铢还将进一步上涨。

  中美贸易的跌宕起伏贯穿了人民币全年走势,虽然在8月5日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破7”,但总体来看,人民币汇率在全年基本保持在合理区间上下波动。

  2019年,人民币兑美元呈现先升值后贬值的趋势。自5月以来,受中美贸易摩擦的影响,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上升约2.42%。但多位央行高层通过喊话的方式稳定了人民币汇率的预期,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5月18日表示,“对保持人民币汇率在合理均衡水平上基本稳定充满信心。”国家外汇管理局局长潘功胜也在同一时间接受《金融时报》采访时表示,经济金融稳健运行,为外汇市场和人民币汇率保持合理稳定提供有力支撑。

  在特朗普再次施压对中国3000亿商品加征10%关税后,人民币汇率在8月5日“破7”,为2015年“811汇改”后首次。但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下降并未引发跨境资本的外流,9月初人民币兑换美元录得全年高点7.1854。随着贸易局势乐观好转,人民币在11月5日重返“6时代”,事实证明人民币并非趋势性贬值,中国人民银行行长易纲在12月初表示,中国不搞竞争性的零利率或量化宽松政策,始终坚守实施稳健货币政策,维护币值稳定,中国不将汇率工具化,也绝不搞“以邻为壑”的竞争性贬值。

  年初至今美元兑人民币上涨了1.44%,总体仍保持在合理区间。展望2020年人民币走势,多家机构认为人民币汇率长期企稳升值概率较大。工银国际首席经济学家程实表示,长期来看,随着人民币有效汇率较均衡汇率的低估逐渐修复,2020年人民币有望保持企稳态势,全年美元兑人民币汇率的中枢水平或将回归至7.0以下。

  “伴随两国经济基本面和货币政策差距逐渐缩小,美元指数大概率进入下行通道,为人民币中长期升值打开窗口,预计2020年人民币兑美元汇率中枢7.0,年内升值回复7以内概率较大。”华泰证券首席宏观分析师李超表示。

  与2018年相比,新兴市场在2019年表现更为亮眼。截至2019年12月10日,明晟新兴市场货币指数累计上涨了1%,表现远远高于去年同期,2018年明晟新兴市场货币指数下跌3.75%。

  对于2020年新兴市场的走势,全球知名资管公司富兰克林邓普顿投资集团在其发布的《2020年环球投资展望》中表示,2020年新兴市场较发达市场更具吸引力,原因是两者之间的经济增长差异扩大有利于新兴市场。随着美联储采取更为温和的货币政策立场,新兴市场会转向扩张性政策以刺激其经济。

  高盛首席信贷策略师卡鲁伊(Lotfi Laroui)在此前发布的2020年十大市场主题中认为,预计新兴市场将在2020年实现正回报。在各新兴国家央行宽松货币政策的支持下,新兴市场2020年整体前景向好,如果贸易局势趋稳,投资新兴市场的回报还将进一步攀升。

  新兴市场里,外资机构似乎更看好中国市场在2020年潜力最大。景顺首席环球市场策略师Kristina Hooper强调,“中国可受益于中国金融市场开放和A股在MSCI指数中权重增加,与之对应看淡拉美股票,因为其股票与大宗商品价格走势联系过于紧密。”

  瑞信亚太区首席投资总监伍泽恩(JohnWoods)也表示,“我们认为全球经济和市场在面临挑战时将表现出弹性。目前预计中国股票将跑赢全球新兴市场综合指数,在亚太中尤其看好中国市场。近期中国就具备进一步反弹空间。”

下一篇:全球暴涨日!24小时激辩 美版14万亿大刺激终出台 特朗普家族遭“禁令”!香港2
首页 | 网站地图 | 网站声明 | 联系我们 | 关于我们
主办单位:四川新闻网 - 主流媒体 四川门户                    承办单位:四川新闻网 - 主流媒体 四川门户办公室
运维单位:四川新闻网 - 主流媒体 四川门户互联网信息办公室        
网站标识码:1411270001                 联系电话:0358-6722104

晋公网安备 14112702000005号